医学院相关

首页      医学院相关      同济历史      同济历史      正文

同济历史

李智 徐晖:60载风雨同济情

来源:校史研究通讯 2014-12-15 12:00:00 点击数: 编辑:

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百年历史长河中,有两位泰斗级人物,他们的成就铸就了同济的辉煌,他们的名字令后人高山仰止,而他们两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友情宛如一汪清澈的小溪,汇入同济发展的滚滚洪流,为人们所传颂。

在裘法祖院士诞辰100周年之际,同济人再次想起这两位杰出的老人——被称之为“同济双璧”的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中国外科学之父”裘法祖和德国自然科学院院士、中国超微病理学的奠基人武忠弼。

虽然专业不同、经历不同、性格不同,但在同济医学院百年辉煌的历史上,留下了他们杰出的名字,也留下了他们跨越半个多世纪的深厚友情,直至他们生命的终点……

外科与病理——事业情

提起裘法祖,几乎所有的人都听说过他的传奇人生,耳熟他的跨国婚姻,并神传其“不多开一刀,不少缝一针”的“裘式刀法”:裘老动刀,要划破两张纸,下面的第三张一定完好。

1936年,裘法祖从国立同济大学医学院毕业后赴德国求学,1939年在慕尼黑大学医学院以一等优秀成绩获博士学位。二战期间,他以医者的仁爱和智慧挽救了40多名犹太囚犯的生命。1946年,风华正茂的裘法祖回到阔别多年的祖国,在回国的船上他就因成功拯救二位斗殴的年轻人的生命而蜚声上海滩,这使他回国后立刻应聘为上海中美医院外科主任。从这时开始,在离开同济十年后,裘法祖的命运与同济紧密相连。

在祖国的怀抱里,裘法祖的才华和对医学尤其是外科特有的天赋发挥到极致。时至今日,武忠弼夫人、当年曾是裘教授学生的杨宜娣教授仍能生动地回忆起当年裘教授在讲台时的情境:“他只拿一支粉笔,一堂课讲下来思路清晰、逻辑慎密、语言干脆、生动形象”,然后粉笔一丢,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给学生留下洒脱的背影和无尽的回味。

裘老的人生精彩更体现在神圣的手术台上。上世纪50年代,他开创了我国晚期血吸虫病外科治疗新途径,为上百万患者开辟生命之路;70年代,他主持门静脉高压外科治疗,手术时间缩短3小时,治愈率提高到80%以上,这一成果获首届全国科学大会奖;80年代,他主持的肝移植在相当长时间保持“手术例数最多”和“存活时间最长”两项全国纪录。他被认为是外科全才,开创了很多被称作“裘派”的手术方法,一位与他共事多年的老教授深感佩服地说:“(裘老的)整个手术干净利索。一场手术下来,几乎没有废动作,体现了极强的手术驾驭能力。” 

在中国做医生,尤其是做外科医生的,几乎无人不知裘法祖的名字,因为他们是读着裘法祖写的、编的或者主持编著的书成长的。作为一个医学教育家,从上世纪70年代,他就将注意力投往为医学生编好教材这一领域,从80年代他担任全国临床医学专业教材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达20余年的时间里,组织编写了46本规划教材,主编的《外科学》分获教育部和卫生部全国院校优秀教材奖;参与主编《黄家驷外科学》被誉为中国外科学的经典著作,荣获全国科技图书一等奖及首届国家图书奖,是外科医生的“圣经”和案头必备。